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绝世剑魔

第五百四十一章 终焉(全书完)

绝世剑魔 红伞 6001 2020-02-14 01:08

  

  收获了一点点希望,江余的心情好了很多,最起码,若雪还是有希望复生的。就在这时,应龙有一些躁动。江余看了应龙一眼,道:“怎么了?”

“我感受到了妖皇太一的气息。”应龙说道。

“你说太一啊!”江余心说,现在已经是我儿子了。可是江余觉得有些不对,侧目问道:“你怎么感受到的。”

应龙闻言,道:“这世界对我来说,还是太小,你们觉得千里万里,对我而言,便如你们眼中的几里几十里差不多,若有人在几里外布下弥天大阵,你们会没有感觉么?”

“弥天大阵?”江余一听这话,心头一动,问道:“是妖皇太一布下了的?”

“不是他还是谁?”应龙说道。江余心头大讶,心说太一这孩子,进步极快,但布阵这种事,极耗灵气,又不是什么需要长练习的东西。而应龙都感受到了,可见这阵布的不小。

“可能出事了!”江余对凌波清仙说道。

“咱们快点回去吧!”凌波清仙这般建议道。

“我刚刚出来,正好活动一下筋骨,我带你们一程好了!”应龙俯首,示意江余和凌波清仙可以坐在她的龙角旁,对应龙而言,这没什么屈辱的,反而是一种荣幸。

江余侧目,看了看玉珥,还有站在风中的玉珥的剑灵妹妹。心中一叹,取出天泣剑,在玉珥面前一指,玉珥会议,右手一摸天泣剑,身化红烟,已经钻入剑中。而江余又将剑指向玉珥的妹妹,那剑灵看着江余,半晌无言。

“你若不愿,便成了孤魂野鬼了,以后就算若雪重生,也找不到你了。”江余淡然的说道。

那剑灵想了想,哼了一声,而后手一摸天泣,和玉珥一样,化为一道蓝烟,钻入剑中。

江余和凌波清仙一起,坐上龙角,应龙飞升,在雪漫大陆无数的修士的仰望之中,无数的百姓的跪拜之中,一路向南,飞驰而去。

飞驰之时,江余的天泣里面,算是炸锅了。

“喂,你怎么进来了!”玉珥显然对自己妹妹,也进入剑中,颇为不满。

“是你主人放我进来的,有事你找他去。”剑灵的妹妹,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

“你们先凑合一下吧,好歹也是姐妹关系,没必要闹得那么僵。”江余在中间做起了和事老。一路吵吵闹闹,最终玉珥算是接受了自己妹妹的存在。而江余也很好奇一件事情。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江余问向玉珥的妹妹。

“我叫玉珥啊。”玉珥的妹妹,这般认真的回答道。

“什么?”江余听到这话,有点懵,心说什么情况,怎么两姐妹的名字还是一样的。

“这名字是我的,不是你的,你不能叫这个。”玉珥有些生气的说道。

“凭什么?当初伯陵大神赐名的时候,大家都有份,你叫的,我便叫不得?”玉珥的妹妹很不客气的说道。

听着两姐妹争吵,江余算是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和双极剑心一样,便是玉珥这个名字,都是两姐妹争夺的焦点。只因天泣剑并无剑格护手,也就是没有玉珥。

江余心说,这伯陵大神真是大神,给两个人取一样的名字,倒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区分的。

应龙飞腾,向南很快就到了雷州天堑附近。就见应龙停了下来,向下吐气,顷刻间,海浪翻滚,无数海生之物,鱼虾蟹,各种海怪巨鱼,纷纷浮出水面,礼拜应龙。而就见海浪左右分开,一颗光华的明珠浮出水面,江余眼尖,心说这不就是鲛族保存的那颗龙珠么。

应龙一口吞下那飞上来的龙珠,在空中盘旋而飞,霎时间,风雷大作,整个雷州天堑之上的狂雷,纷纷在应龙身上汇聚,江余感觉应龙的身躯,似乎都大了很多,头上的角更是瞬间变长了许多。浑身雷电附着,看上去,更加的威风凛凛。

狂风怒雷之后,存世万年的雷州天堑,竟然渐渐的消弭了。

江余正打算让应龙快点离开这里,就见对面飞驰过来二人,正是大枫部族的两员战将。原来玉冰尘想来找江余,却发现前往雪漫大陆的挪移法阵竟然没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选两个修为高深的大枫部族的战将,希望他们能找机会,突破雷州天堑,这二人来到雷州天堑外,也是一筹莫展。却未料,就在发愁的时候,雷州天堑竟然自己消失了。二人急匆匆想要赶往雪漫大陆,便看到了这边几乎遮盖天穹的应龙,还有应龙龙角旁站着的江余与凌波清仙。

两个大枫部族的战将到此,将事情简要的和江余说了。江余闻听之后,微微皱眉,道:“果然出了事。”说完这话,他身化白光剑气,直奔南方而去,应龙一声龙吟,紧跟而上,而那大枫部族的二女,也紧随其后,前往雪仙教的总坛。

江太一所布的幻阵,需要耗费极大的灵气,依照他的说法,玉冰尘调走了雪仙教的大部分人马,只留下一些比较精锐的,一直没有走。想着如果找不到江余的话,也不能让江太一死在这里。

忽然之间,一声狂笑,整个幻阵瞬间瓦解,而小小的江太一,口吐鲜血,显然幻阵被人从内而破。他虽是妖皇太一的转世,可是修为却还远远不够!

“区区小阵,还想控制住我,真是不知死活!”韩院主大怒之下,单掌击出,一道强大的掌力,铺天盖地席卷而去,便要一掌将江太一,还有雪仙教的诸人,全数灭掉,可是就在这时,剑气狂飙,不过瞬息间,掌力被化为无形。

“韩院主,你终于来了么。”一声断喝,玉冰尘大喜,他听出来,那是江余的声音。就见空中无数剑气凝集,瞬间化形,出现的,正是江余。

眼见眼前有奇人出现,韩院主也是一怔,来人气势绝不容小觑。

韩院主山下打量江余,心说这人看上去是不太好惹,不然的话,自己派的人,也不会被他吓的半死了。

“你就是江余?”韩院主看着江余问道。

江余淡然应道:“没错,我就是杀你儿子韩少的江余,想要报仇,找我一人就好,对我的人出手,便是断绝了你们最后生的希望。”

听到这话,韩院主哈哈大笑,道:“江余,你当你是谁,这种小地方出来的高手,就算再厉害,能到什么程度?”

“小地方?”江余冷笑,道:“世间从来不缺少愚蠢的人。你算是一个吧。”

“放肆!”韩院主隔空一掌,劈向江余,江余不疾不徐,袍袖一挥,韩院主的全数攻击,化为无形。从而拉开了二人的战局。经过这几年的修行,江余的修为,究竟深到什么程度,就算他自己,也不知道。剑技,修为,江余一步一步挑战自己极限,而和他对敌的韩院主,开始还觉得轻松,以为自己不出几下,就可以打翻江余,可是越打越觉得对面在逐渐变强,而且是越来越强,一股弥天的气势扑面而来,几乎压得的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一个错身之后,韩院主左手一身,似是一道信号,跟随他而来的那些人,也都一起结印,一瞬间,就见天空之中,无数的妖兽妖王凭空闪现,师月族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各个世界厉害的妖兽,要多少都有,韩院主为了报仇,自然是准备充分。

看着满天的妖兽和妖王,江余一笑,道:“自己不行,召唤这些畜生又有什么用。”如今的江余,已经不是数量可以打败的了。那些妖兽和妖王刚刚靠近江余,还没有百丈的距离,就被无形剑气削的神魂不剩。对江余而言,这些妖兽妖王不过蝼蚁而已。

那些妖兽妖王,一时不敢靠近,这时就听一声九天龙吟,天空瞬间黑暗起来,就见一条黑龙遮天蔽日,正是应龙!

看到应龙出现,韩院主大吃一惊,他当然认识应龙,心说这种小地方,怎会有如此的上古神龙,惊骇之余,就见应龙张口,狂风烈焰!不过顷刻之间,烈焰狂风吞噬了那些妖兽妖王,而韩院主的那些部下,想要逃窜,却也难逃逆鳞神火。

神龙出世,凡人只有颤抖和礼拜的份。韩院主眼见情况不利,一个江余,他已经无法应对,再加上一个应龙,那更是难以对付。他化为光影,就想逃窜,却发觉不知何时,自己与江余战斗的区域内,多了无数的无形剑气,不管他逃向哪里,都会碰壁,到处都是江余的剑气。

“原来,我们的差距有这么大!”韩院主惊骇不已,可是一切都已经完了。

“还以为你可以和我多打一会儿的!”江余一叹,所有无形剑气收拢,化为川流,在空中飞舞,不过顷刻之间,韩院主被斩为尘埃。

江余的剑道,如此疯狂的进步,即便是最亲的剑灵玉珥,也觉得惊骇。心说自己的主人的进步速度,看来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似他这样的成长速度,无法想象,他十年以后,或是百年以后,会强到何种程度。

获胜后的江余,并没有任何的欢喜,对他而言,杀死韩院主,根本没任何挑战性。

“夫君,吓死我了。”玉冰尘抱了上来,江余轻轻轻轻抱了抱玉冰尘,轻叹一声。玉冰尘看了一眼江余,颇为不解,看到江余眉心多了一点,她刚想问,江余道:“我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一下。”

江余返回云无仙境,潜心修炼,不在过问世事,如从,匆匆百年,弹指而过。

云无仙境,雪峰之上,江余一袭白衣,风雪临身。不变的容颜,眼眸之中,却多了许多的沧桑。

倏然一阵狂风,一片叶子在狂风之中飞过,江余手向空中一捉,那片叶子就已经在手中。江余将叶子放在口中,轻轻吹奏,低低的声音,却盖不过怒号的风声。

满是雪白的世界,出现了一抹红,就见一个身着红衣华服的女子,手撑一顶红伞,出现在江余的身后,替江余抵挡风雪,正是玉珥。

“我没事。”江余没有回头,对身后的玉珥说道。

玉珥淡淡一笑,又是百年,可是如今的玉珥却不在是当年的小姑娘了,多了很多成熟风韵。轻声道:“主人,你让太一自己出去历练,那样好么?”

江余冷声道:“有什么不好的?当年我还不如他呢,不也一样四处乱闯。光留在这云无仙境里,有什么出息。”

玉珥整个人在背后抱住了江余,紧紧的贴着,柔声道“主人还说呢,自己还不是留在这里百年。”说话的时候,红伞落地,被风卷起,在空中飞舞摇曳,与冰雪同飞。

“很快就不用呆着了。”江余微笑着说道。

“为什么?因为太一传回来的消息么?”玉珥惊讶道,就在前几天,太一传回来消息,妖神四圣重新出现。虽不是在八州九岛,但已经吞噬了两境。

江余摇摇头,道:“以太一的修为,对抗它们,虽难以取胜,却也不会死,而且那小子拿走了我的坤灵剑,混沌之力加身,不会有事的。”

“那……”玉珥刚想说什么,就见江余回头,她也不由得愣住了,江余眉间的那个白点已经消失了。而此时的江余,正微笑着看着远方。

风雪之中,白衣缥缈……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