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苍玄纪

正文 第三十章 登顶

苍玄纪 梦许 4328 2020-02-14 01:08

  

  这一次他屹立在了第九百九十级阶梯之上,他整个人已经垂下了,瘫软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加油!你可不能倒下!这样的你不配做我的对手!”这时,黎麟大声喝道,他想激激长弓天。眼前的男人曾经他不屑一顾,可以说是当做虫子一般,现在他在心里开始认真起来!

长弓天想再提起小腿,但发觉根本无法做到。那是一股来自身体甚至是灵魂的压迫。他苦苦支撑着。一天,两天......转眼四天便是匆匆而过。距离邪神破封而出的时间也仅仅只剩下三天。他必须再跨越那九级阶梯。近在咫尺,却宛若天涯海角。

他开始运转万劫不灭身,体内的骨骼啪啪作响,它们在自我修复。在踏天梯时他全身的骨骼几乎是被压迫的碎的碎,裂的裂,身上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骨头。

当他修复成功,但下一刻又被崩碎。如此反复,他几乎时时刻刻在痛苦中度过。此时的他宛若一个血人,衣服或者血沫渣子,如同史前野人族,茹毛饮血。

他一点点适应压迫,他迈步踏上了第九百九十一级阶梯。但所受到的压力却是上一级的十倍之多。

他再一次被压垮。这一次他足足花费了一天才真正适应压迫。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中地

魔气滔天,黑云翻滚,一口棺材悬空而浮。封魔贴上金光浮现,但却在抖动,忽明忽暗。

神山之上,一道血色身影时起时落,现在只剩下八级阶梯,可一级比一级难,如同跨越天堑一般。

长弓天望着远方的魔气浩荡,他凝聚全身力量,奋力向前一跃。这一跃,他感觉到时间似乎停止,如此漫长,但最终还是稳稳停留在了第九百九十八级阶梯上。这一次,不仅是肉身被碾碎,灵魂也化作了碎片,唯一剩下的只有那黑白二气,阴阳本源以及那页金色经书。

原本他所塑造的真我所化的小人此刻也被碾碎,化作能量碎片,漂浮于天地之间。

金色经书与那阴阳本源静静地浮于那,长弓天在最后一刻将真灵藏于其中。

他清楚的看见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在这压迫之下是如何不堪一击,是如何被摧枯拉朽的碾碎。

神山脚下,众人早已退出天梯。他们皆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天梯顶端,在那上面,他们已经看不见人影。唯一可以辨析的便是一团金光。

他们在祈祷着,希望长弓天能够成功,他们听过他一次次从天梯之上传来的惨叫之声,痛苦不言而喻。

他们知道长弓天在坚持着,不仅仅是为自己,为大家,更是为了这片天地!

可这一次,他们未见人影,只见到神秘的金光。而且一直处于不动的状态。这可把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可不能输啊!”

黎麟传声道。

其它人也纷纷为他献上鼓励之音。

“长弓天,你要是能够成功,我就喜欢你!”这是此前秦慕的师妹秦霜,第一眼便对长弓天有了好感。

“休得胡言。”

秦慕幽怨的看了她一眼。她们出身于一流势力,本身身份就不低,又岂是长弓天这种没有后台势力的人可以高攀的。哪怕此刻,他们都寄心于长弓天,但这种与生俱来的好贵姿态刻在了骨子里。

中地的魔气几乎快浓郁的成液态,距离邪神破封而出也不过半天时间。封魔贴已经出现裂痕,金光也被浓浓的魔气覆盖。它在被瓦解!

“主人,您出世之日,便是再次君临天下之时!”

百目邪兽在旁恭维道。

“哈哈,酆都啊酆都啊,你到底还是没杀死我!这一世你不会有机会了!”

邪神的声音浩浩荡荡,传遍整片秘境,所有的生灵都在颤抖。在邪帝面前,他们都宛若蝼蚁,别说反抗,即使是抬头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神山之上,尽管有着经书护体,他依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这邪帝根本几乎镇压这片天地,超脱的存在。

“没有办法了!不管怎样都是死,纵是死,也要搏一搏!”

长弓天暗暗道。下一刻,他开始牵引阴阳本源重塑身体。这是他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阴阳本源在混沌初开之时便被分离而出。它们原本是浊气与清气。浊气下沉成阴,清气上浮成阳。本是世间难以交汇的两种能量,在机缘巧合之下凝于长弓天体内。

若是用阴阳本源重塑身体,那么将会时刻面临着爆体的危险。阴阳爆炸可以磨灭灵魂甚至是真灵,什么都不会剩下。

时间有着一种身体,便是先天阴阳体,出身之时便是天地阴阳交汇之时,且身具大气运。体内更是拥有着一件先天灵宝平衡着阴阳本源。此体质成长起来几乎是在无敌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因为他们是不败的!

阴阳本源一点点重塑长弓天的身体,骨骼,筋脉,血液,血肉,毛发。一切都不紧不慢,但在他重塑灵魂融合真灵之时,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他的灵魂和身体不由自主的躁动起来,阴阳本源在争夺控制权。如果继续如此,唯有爆体!

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那一页经书之上。因为这页经书曾经帮他平衡过体内的阴阳本源。

他牵引着经书入体,但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躁动依旧再继续着。

“塑我真我!”

他低喝道。既然经书没用,那他就要突破,搏一丝转机!

在他丹田之处,一个与他模样相同的小人缓缓浮现。依旧是紧闭双眼。

“醒来!醒来!”

他在呼唤真我。小人如同受到召唤一般,原本紧闭的双眼开始松动,睡眼惺忪,宛若沉睡了亿万年之久。

他的双目中射出黑白两道光芒,照射到那页经书之上。顿时,经书光芒大作,金光几乎笼罩了整片神山。

神山的金光与那中地的黑雾形成鲜明的对比。下一刻,一道身影浮现在金光之中,他缓缓抬起右脚,稳稳的落在了的九百九十九级阶梯之上。t他停顿了一下,左脚也顺势跟上。此刻,他真真切切的屹立在了顶端。

在顶端之上,他看见了一个七彩祭坛。在金光的映照之下,祭坛开始放出夺目的七彩之光。它连接天地,一时之间,整座神山被染成了七彩的颜色。

一声惊雷响彻天地,同样惊雷带着七彩。那是七彩劫雷。雷声隆隆,一道闪电劈开祭坛,

祭坛之下,一个巨洞浮现,宛若地狱之门。长弓天远远观望,那七彩劫雷带着恐怖的气息,即使是现在的他,也只有化作劫灰的份。

大地开始震动,神山自祭坛顶端开始裂开。此刻他们看见了身上真正的面目,那是一个“壶”,壶上一个恶鬼的图像隐隐作现,它散发着极为恐怖的气息,很黑暗,但又比之邪帝的邪性又神圣许多。

山崩地裂,惊雷破空,百川倒流,一切都只是因为这个“壶”。

中地

魔气中的一口棺材炸开,封魔贴已经化作黑色的粉末。一个妖娆的身体盘旋于虚空当中,他的双目带着一股邪性,惨白的脸带着鬼哭般的笑容。他望向神山,冷冷的哼了一声。

“留下一件兵器也想再次镇压我?痴人说梦!酆都,今天我就要掀翻你这秘籍,击碎你的兵器。如今你不在,我就让你的器魂代你承受这百万年来的的痛苦与煎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