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奇幻玄幻 虎视何雄哉

第三十章 初抵贵境

虎视何雄哉 大漠黑衣 4181 2020-02-14 01:08

  

  庆虎与众人将死去的尸骸收敛到峡谷外,掩埋好后,桂充国以宝剑将一块石头切成石碑,上面刻字曰“左卫军一百勇士之碑”。程勇说道:“少帅,那方山......”桂充国叹道:“这么多年的兄弟了,罢了罢了!”这话说给程勇,同时也是说给他自己。

看着眼前的一个个土堆,死去的军士熟悉的脸庞一个个浮现在自己的眼前,而身后已经传来阵阵悲泣的声音,桂充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单膝跪地,程勇等人也紧跟着跪下,虽对定西府所有人素无好感,但此刻百感交集的庆虎也不由地跟着跪下,这些是真的勇士啊,值得一跪。

桂充国以剑指天郑重的发誓道:“我桂充国今日对着苍天发誓,今生今世定要手刃乾罗,以告慰兄弟们在天之灵,如违此誓,天诛地灭!”“手刃乾罗!”“手刃乾罗!”其余的将士也一起高喊道。悲怆的声音响彻整片天地,令人动容。庆虎也升起无边的杀机,这御兽宗危害之大,实在无法估量,如果让御兽宗肆意壮大,那定是人类的灾难。

蓦地,众人感到地面开始振动起来,众人转头望去,西南方向约有百骑奔腾而来,气势惊人。当前一人,骑着一匹远超普通马匹身形的黑色高头大马,不等马停下,便飞身而来,黑马紧跟来人到达,在离众人约三米处停下,显示出极强的灵性。

数息后,田楚带来的所有人都赶到了峡谷,看到如此多土茔,脸上都露出了沉痛的神色,田楚带领众人拜祭后,桂充国将石崇庆虎三人引见给田楚。

田楚显然是极豪爽大方之人,又出生于贵胄之家,年纪虽轻,但待人接物极为老道,远非庆虎三人可比,虽初次见面,但风采令三人难忘,怪不得有如此多的人跟随他。

田楚先是和庆虎三人寒暄几句,转头对桂充国说道:“充国,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都是我定西府的好战士,是什么人在袭击你们,竟然阵亡如此多的精锐之士?”

“是御兽宗!”桂充国沉声道。

“御兽宗?他们竟然重现人世?此事非同小可,御兽宗危害之大难以估量,充国,还有少族长三位,必须随在下立刻赶回武州城,向父王说明此事!”

庆虎三人随同田楚一起到了武州城,武州城乃是西北第一大城,三人见过受降城后再到武州城仍然感到十分震撼。

武州雄踞西北,既是交通要冲,亦是军事要塞,向来有“武州安,天下安”的说法。城周超过五十里,宏伟壮观,在整个天渊王朝要论规模仅次于盛京。相比受降城,武州城只是西边就有三个城门,来来往往的行人、马车络绎不绝。

走到城门前约有百米,蓦地,庆虎感到眼前的武州城仿佛变成了一只庞大无比布满洪荒之气的巨兽,似乎呼吸间,自己就会灰飞烟灭,城墙的每一部分都充满着摄人的能量,自己的体内真气生出反应,立即高速运转起来。“兄弟,你怎么了?”石崇的声音将庆虎令庆虎回神过来。“啊,没事,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看来他们都没有这种感觉,难道只有我有这种感觉吗?”庆虎暗思道。

一进城门,初抵贵境的庆虎三人顿然眼界大开。只见宽达百步的大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去,怕不有七、八里之长。街旁遍植各式树木,景色如画,美不胜收。大道两旁店铺林立,热闹非凡,远非受降城可比。

桂充国知道三人的底细,加上对于庆虎能够击杀方山,无异于一定程度上报了死去战士的仇,故而对三人态度大改,甚至拿三人当成了自己人。一边骑马走着,一边给三人介绍着城内的风景和特色,田楚也不时插话,逗得石柔大开笑颜。

忽然,不远处,传来马蹄声。片刻后,蹄声方止,数名年轻的公子出现在众人面前,为首的面目英俊,书生打扮,但面目间却充满英气,最令人难忘的是一双桃花眼,显然是红粉中的讨喜人儿,骑着一匹通体红色的骏马,竟然是产自西域四国中火罗国号称天下马中之王的赤神马。

来人先是和身后几人一起向田楚行礼道:“元嘉树拜见二公子!”

田楚脸上显出一丝不悦之色,但稍纵即逝,笑道:“嘉树免礼,今日怎么如此闲心!”

元嘉树笑道:“二公子恕罪,我今日是奉父亲之命来迎接桂将军凯旋而归的!”没待说完,已和后面四人一起乐了起来。

田楚收起笑容,直视着元嘉树,似乎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元嘉树显然并不真的惧怕田楚,丝毫不避退田楚的眼光。

桂充国不发一言,也不理会元嘉树的挑衅,后面的程勇和田楚的随从虽然个个义愤填膺,但均知道眼前年轻公子的背景,敢怒不敢言。

“好困啊,赶紧让让,那叫什么来着,好什么不挡道!”这诡异的气氛中终于被人打破,庆虎懒洋洋地说道。四周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但他视若未见,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场上的焦点。实际上庆虎也不想说这句话,但他天生乃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加之最近刚刚对小白脸桂充国印象好起来,没想到又冒出个桃花眼的小白脸,更觉不忿。

“好!好!好!竟然有人敢骂我元嘉树是狗,了不起!”说完狠狠瞪了庆虎一眼,甩马让开,然后往反向飞驰。

“唉唉唉,这位大哥,可不是我说的啊,是你自己说的啊!”庆虎对着元嘉树的背影大喊道。

半个时辰后,庆虎三人顺利到达专门安置其他国家的会馆中居住下来,临走时,桂充国对庆虎说道:“胡兄弟,我桂充国很少欠人情,但这两日已经欠了你两次人情,那元嘉树乃是武州刺史元英的独生子,在整个定西府除了个别几位重臣外,无人敢惹,少族长两人倒无危险,我两日后返回细柳营,不如,胡兄弟你和我一起回去,我父亲不会亏待你的!”

庆虎洒然一笑道:“多谢桂大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怕这怕那,将永远无法进击武道至境,况且这定西府难道姓元不姓田吗?”

桂充国忧虑地道:“胡兄弟,你有所不知,元英乃是王爷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元叔叔什么都好,但由于其发妻早亡,只留下这一个独子,因此万分宠爱,加上元嘉树虽表面放浪形骸,但是确实一个真正可怕的人,所以你狠危险!”

“哈哈哈哈,桂大哥放心吧,如果我胡庆注定要死在这里,那我也无所憾,只能怪天生命薄!”庆虎说道。

“好,老弟虽然不是我军中之人,但是这豪勇之气却胜似军人,我拜见武王后就出发,让父帅亲自出面保你!”说完,便转身疾走。

“看来小白脸和小白脸也不一样啊,人不可貌相啊!”庆虎叹道。

石柔失笑道:“嘻嘻,庆虎哥,貌似你的脸也很白嫩啊,柔儿都很羡慕你的皮肤呢!”

庆虎佯怒道:“好啊,你个臭丫头,敢说我小白脸,我现在就给你变成黑脸,哈哈!”

“兄弟,我看桂将军所言甚是,不如你躲一躲吧,马上就走,离开武州城!”石崇焦急的说道。

“是啊,庆虎哥,你躲躲吧!”石柔也附声道。

“放心吧,大哥,柔妹,我偏不信邪!”顿了顿说道:“大哥,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们二人,只看我们碰到的这些人的态度,大概能知道田单的态度了!这些大人物的眼里,都是只讲利益的!”

石崇的眉目间也皱起眉头,却没有回应庆虎,但他显是早已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现在实乃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能暂且寄人篱下,走一步看一步了。

片刻后,石崇脸上显出笑容,说道:“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试试田单这一条路,如果不行,打不了我带着石柔离开这里,拜访名师,不断提升修为,刺杀完颜寿了!”

庆虎道:“大哥莫要灰心,所谓水无常势,人无常胜,形势不是一成不变的,我看完颜寿的族长之位坐的也不安稳,你大可静待时机,你们草原上信奉狼神,而狼的最大的特点就是静待时机,一击必杀!”

石崇道:“不错,我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等得起!好了不说这些了,走去喝酒去,你这小子得多练练啊,可别做酒场上的雏儿了,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