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七式神(1 / 2)

魔罗剑神 再见神乐 5317 字 12天前

安倍间哭骂着,嘶吼着,说自己的可怜又说安倍家长老偏心,简直把自己说的要多惨有多惨。

安倍术自不会在乎他这等跳梁小丑般的行为,他的人品在整个安倍家内门都已经臭除了名,只要见到他那两撇小胡都远远的走开,生怕被他黏上。

她双手时刻捏着法决,不论他骂的如何难听都丝毫不懈,防备着他趁机偷袭。

安倍间绞尽脑汁,可无论怎么骂,安倍术都无动于衷。

他气急败坏,要不同是安倍家的人,他可就要问候父母了。

安倍术说道:“你还是别骂了,我是不会被这等下三流的手段激怒的,你要是还想比试就尽早攻来吧。”

要论泼脏水的功夫,安倍间可是独树一帜。东瀛日本虽不讲究儒家礼教,男女之事也看的较开,但女子却也将名节看的比生命还重。

安倍间眼见她不为所动,眼睛一转动起了下流的心思说道:“安倍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早就背叛安倍家了,还有何面目参加这内门试炼?!”

安倍术纵然知道他是在挑拨自己,嘴上却反驳了一句:“我对安倍家忠心耿耿,人残长老更是我家中祖辈,你说话没轻没重可别乱嚼舌根!”

她这一说连自己都吓了一跳,明明已经决定不理不睬,怎么却反驳了?

她向来规规矩矩极重信义,忠心之事更是天大的事,安倍间又偏偏说到痛点,岂能由他随意侮辱?

听了安倍术的反驳,他心知计策已然得逞,忽而止住哭声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后面的尘土挺胸说道:“我这可不是胡言乱语,要问你为什么背叛安倍家我这可是证据确凿!”

安倍术强忍怒意,却还是在言语间透露了出来,“你且说说我如何背叛安倍家,你若说不出来我撕烂你的嘴。”

她说完忽然想到一事,面色变得煞白,心中忐忑,“难道那件事被他知道了?可我只想助人没有叛变的心思啊。”

这等细微表情哪能逃得过安倍间的眼睛,瞬间便心领神会添油加醋的说道:“你心中爱慕武田家的义子小次郎,你爱慕他的美貌所以你吃里扒外讨好于他,甚至于做出轻薄之事。”

“没……没有!你胡说!”

安倍术虽还在反驳但这语言支支吾吾,显然已经漏了怯。

众内门弟子本来觉得安倍间在胡说八道,可看到安倍术的反应不禁也信了几分。

有人窃窃私语道:“没想到这个麻脸丑女竟也轻薄?不知她如何轻薄的。”

“喜欢男人怎么了,他喜欢的可是如此俊美的男人自然会用点手段,只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武田大人身份何等尊贵,如何能看上她?”

这些风言疯语她虽听不到,可坏就坏在她十分聪明。

作为一个聪明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别人想让他知道的事他会提前知道,别人不想让他知道的事他也会猜到。

总之别人提个头他便能猜到尾,想不知道都难,这便是聪明人的好处。

可好处多了也会变成坏处,就比如现在,她明明听不到这些风言疯语,可通过自己的猜想早已将众人的嘴脸在脑中绘声绘色的描绘出来。

这下她内心想不乱都不行!

安倍间本就是瞎说八道,万没想到眼前这个规规矩矩的女孩是这个反应。

阴险狡诈之人必定有一个活泛的心思,否则又怎么能设计污蔑别人?

他稍稍转了转心思,又笑了笑道:“前日咱们大伙初见武田大人一行的时候,曾被他们一行人的风采所折服,为何唯独你跟我们才唱反调?”

“非也、非也,我不是唱反调,而是我向来如此,一个人岂能只看面貌?!”

安倍间道:“原本你就是这个样子的却也不假,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你故意跟大家唱反调,就是想博得武田大人的关注!”

安倍术愣了愣,心想:“原来他就这点本事,看来他是无凭无据硬往我身上泼脏水。”

“你说我想博得武田大人关注?笑话!这就是你的理由?”

这确实说明不了什么,安倍间自然知道。

他甚有玩味的看着她,得意地笑了笑,那笑容就像真的拿到了什么把柄一般。

她被这个笑容弄的心里毛愣愣的。

安倍间说道:“昨天......齐神町内......”他将话音拖得很长,引起了大家无限遐想。

安倍术一愣,随即一颗心七上八下,不自觉的冷汗直流。

安倍家众弟子还是没几个人信,可看她这反应越来越反常,便逐渐有更多的人信了。

再看安倍术的面色越来越冷,呼吸越来越急促,忐忐忑忑的样子更就像承认了一般,更让众人信了几分。

甚至连安倍小三都向小次郎问道:“我家这个女弟子当真对你有意思?”

小次郎听后轻轻一笑,那笑容即便是个男人也会为他心醉。

这一笑胜过千言万语,纵使小次郎什么也没说,安倍小三也信了几分。

他了解安倍术,但他更了解女人,一个能令男人都心醉的微笑,更能让女人醉的神魂颠倒。

其实小次郎只是不知道说些什么,这才用微笑回答,哪里知道安倍小三的诸多想法。

安倍术心提到了嗓子眼,断断续续道:“你......你说昨天,齐神町......怎么了?”

一个人如何算得上阴险狡诈?一味的诋毁别人?不不,那是骂街可不算是阴险。

阴险之人明明行诋毁之实,明明处处提防于他,可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掉入圈套。

可谓七分真来三分假,三分假中还有七分真,真真假假交织而出,让人糊里糊涂的掉入圈套。

安倍间现在用的就是这个手段,他说道:“那......武田大人等人怎么会看玉镜的?”

他说完抠了抠指甲,又用嘴吹了吹灰,斜眼瞅了瞅安倍术。

只见安倍术面色惨白,就像是被撞破心思一般,身体忽然就像烂泥一般摊摊软软,连说话的气力都像是没有了。

要说安倍间厉害的地方就是在这了,他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凭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悄悄看安倍术的反应,便能将这件事诈了出来。

安倍小三向小次郎问道:“武田大人可有此事?”

昨日小次郎关心孙胜和笕十藏,确实像安倍术这个雀斑少女问过这些问题。不过她只是心地慈善稍稍帮了自己,如今被人撞破说她是吃里扒外确实解释不清。

安倍小三这样问了,他自然不会扯谎,微微一礼歉疚道:“昨日确实问过她关于玉镜之时,不过......他并没有背叛安倍家之心。”

安倍小三道:“武田大人不必解释,我心里有数。”

齐神町的玉镜只有安倍家嫡系的内门弟子才能知晓用法,连大岛这种内门弟子都没资格知晓,何况是跟安倍家一点关系没有的小次郎等人?

即使安倍术没有背叛安倍家的心思,但仅凭这个罪过,安倍小三也要治她的罪,更不用论她之前还当面让安倍小三下不来台。

安倍间将两手抱在胸前,一副问罪的嘴脸跃然面上,挑声说道:“问你话呢,武田大人一行人看玉镜的技巧是不是你教的?”

安倍术身子更瘫软了,跌坐在地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