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你快乐吗二(1 / 2)

房遗爱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生气,站起来道:“都别争了,这事儿怪我,唉,多谢诸位兄弟好意!”

说罢站起身直接走了进去。

屋内的李世民正在批阅奏章看到房遗爱进来讥笑道:“怎么,愿意陪你进来的人都没有?”

房遗爱笑道:“都想进来,我没同意,再说了,好汉做事好汉当!”

“就你还好汉?人家张景浩我可是听说了,那是根本就没还手,早朝的时候人家张公大度没有追究,不然你以为这件事会就这么算了?哎!我问你,你是不是对于打断别人腿情有独钟啊?前有侯君集家儿子被你打断腿,现在有张公家儿子被你打断腿,行啊你,朕以往这么美看出来你这么心狠手辣呢?”

房遗爱面色沉重的说道:“陛下,其中有误会,这张景浩可是要调戏陛下您学院里面的老师啊,若是微臣不施以教训,那今后是不是谁都敢来学校闹一番?那有损的可是陛下的颜面,如今微臣为了陛下的颜面,那可是亲自上阵啊,所以微臣觉得挺委屈的,这些兄弟们一起来帮我,反而因为我受到惩罚,微臣的心好痛!”

李世民对于房遗爱这种拙劣的表演,简直看不下去,挥了挥手道:“别装了,那后来你又打断他的手干嘛?”

“嘿嘿,陛下,这还不是因为另外一个人嘛,微臣在惩治张景浩的时候,这张慎微却出来试图掩盖他的丑闻,微臣一时气不过,便下手重了一点,再说了,这腿断了,手断了,又不是不能治,贴上膏药,绑好木头,几个月后又是一条好汉!”

李世民对于医术这块到是不怎么涉及,听到房遗爱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好奇道:“此言当真?”

房遗爱道:“那是自然,因为人的身体本身就有愈合的本领,只要规定好伤处,还是能够痊愈的!”

李世民点了点头道:“这个事情你上个奏章上来,朕让太医院研究一下!”

房遗爱道:“此事微臣也是只知道简单道理,具体怎么治疗其实还是要看患者情况的,根据他的情况对症下药才好医治!”

“唔,那你再说说,你们后来为什么要去青楼?”李世民说到这个就来气,若是年轻人真的发生了一点什么,若是那个女子有了身孕该怎么办,若是...

太多可能了,每当想起脑袋就疼。

房遗爱义正言辞的说道:“陛下,这是一个误会,我们原本是在我自己的饭店吃饭的,但是酒到酣处,大家便倡议前去解救那些受苦的女子们,若是她们也经受了这样的苦难,我们也好伸张正义,没想到,最后酒劲太大,我们纷纷睡了过去,唉!”

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房遗爱道:“这么说来,你还觉得可惜了?”

房遗爱一时之间不知道李世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便胆怯的望了一眼李世民的脸色,然后说道:“陛下,您这是让我说可惜还是不可惜啊,微臣...围成有点害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