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搜刮宝物(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5413 字 3个月前

听他这么说,李妙真虽然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不过时间紧迫,也不愿意耽搁下去。

毕竟她们抢夺了烈焰城主的宝物后还得留下足够多的时间逃离,不然那烈焰城主的魔宠可是非常善于寻踪觅迹,追寻气息的。

一旦被烈焰城主追上,即便他们俩身上都有保命的底牌,但也难以确定当真能够逃离烈焰城主的追踪。

所以李妙真没再跟秦风啰嗦下去,任由他坐在自己身后,伸手在白虎黑白相间后背上拍了一记。

白虎张口咆哮一声,迈动四足,御风而走。

只是前行不过数里,李妙真就不自在的往前挪了挪身子,气恼的将秦风放在她腰间的爪子拍掉,回头瞪了他一眼:“把你的手拿开,另外离我远点,靠这么近作甚?”

秦风讪讪一笑,将原本悄悄抓在她腰间手顺着她的披风往后挪了挪,辩解道:“师姐你的白虎遁术太快,你又没有升起防御法术,我怕被风吹下去,这才……”

“真的?”

“当然,我还能欺骗师姐不成?”

秦风满脸的真诚。

“哼,谅你也不敢。”

李妙真骄傲的抬起了白皙精致的下巴,随后劝解道:“依我看,你还是莫要乱跑,老实点返回天渊洞天修炼的好。

你们青龙一脉不是有化龙池辅佐修炼的吗,我听说在远征前宁师伯曾带你去万妖洞天修炼,看你身上气息,显然青龙道体也已经初步修成。

莫要将太多精力放在其他事情上,还是赶紧晋级金丹更为重要,这样你才能真正领悟到金丹大道的奥妙,明白神通的运用之道。”

“师姐说的是。”

秦风先是附和了一句,随后又道:“师姐不知,小弟我之所以外出,一是为了历练自己,打磨道行,再就是为了积攒些资源快速晋级。”

“你是宗门的真传弟子,宗门难道还会短了你的修炼资源?”

李妙真奇怪的问道。

“那倒不是。”

秦风笑道:“宗门提供的资源倒是足够我修炼的,甚至连培养我那几头灵兽的资源也不曾短缺,只不过师弟我另有打算,还有许多需要花费灵石的地方,所以不得不冒险外出。”

“嗯。”

李妙真点点头,也没有细问。

毕竟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的一些秘密?以她的性格?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只是叮嘱道:“你的修为还是弱了点?筑基境有些不太保险?许多手段根本就施展不出来。

既然你急缺资源,这一次的收获师姐我让你多拿一些?早点晋级金丹,免得遇到厉害的魔族被打杀了。”

闻听此言?秦风顿时心中一暖。

烈焰城主做为一方霸主?执掌烈焰城不下于三百年,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绝对不在少数,李妙真所谓的多拿一些,可不仅仅只是一些?放在一个硕大的宝库里?那很有可能就是价值数万数十万灵石的资源也说不定。

也是李妙真性情有些大大咧咧,做事又向来遵循本心,不喜与人斤斤计较,这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换了别人,哪里舍得随随便便的就放弃这么大的利益出来。

这让秦风很是感动。

李妙真能够做出这种决定?显然是真心将他当做自己人了。

秦风想了想,也没有出言推辞?有时候接受一下同门的好意,反而更能促进彼此之间的情谊。

他笑道:“既然师姐这么说?那小弟我就不客气了,不过师姐放心?我不会占你的便宜?想来师姐也知道我前段时间向你们白虎一脉借鉴《白虎神诀》的事情。

其实小弟之所以借鉴《白虎神诀》?就是为了借助其中炼化庚金之气的法门参悟神通。

我的如意金蛇天生拥有吞噬金铁的能力,炼化金铁中的金气增强自身,我以如意金光这项神通为本,打算将咬金嚼铁炼化金气的法门参悟透彻,一旦成功的话,不但可以融入我自身的《青龙神诀》当中,还可以传授出来。

我觉得,咱们御兽宗再也没有比师姐白虎一脉更加适合这项神通的了,等小弟参悟出来后,就将此功法做为报答,传授给师姐如何?”

“真的?”

闻听此言,李妙真顿时高兴了起来:“先前我只知道你本命灵蛇的如意金光厉害,只是因为蛇虎二兽的血脉没有丝毫相融之处,所以这才没有打过主意。

如果你真能将如意金光的神通领悟出来,倒还真是厉害,也算帮了我的一个大忙。”

说打这里,她轻叹一声:“《白虎神诀》虽强,但也不能一味照本宣科的修炼下去,我也想尽早参悟出另外一条道路出来,只可惜境界不足,对大道认知有限,所以参悟起来困难重重,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头绪。

如果你能将炼化金气的法门参悟出来,不但我能另辟蹊径,走出一条与原本的《白虎神诀》不同的道路,就连我白虎一脉今后的许多传人,也能借助这门功法,成就自身大道。”

秦风闻言一怔:“不至于吧,只是一门神通而已,也能做到这一步?”

“当然可以。”

李妙真笑道:“每一种金属都有其特性,譬如赤铜,其中就蕴含着火金之气,譬如紫金,其硬度堪称绝顶,譬如星辰铁,其中就蕴含着破魔星力。

如果能够寻到足够多的同一种炼器金属,只吸收炼化这一类的金气,就能得到与其他人不同的能力,长此以往下去,修行道路自然也会有着些许不同,领悟到大道也会有所偏差,境界越高,这种差距也就越大,所以我才说,你这门神通对我们白虎一脉好处无穷。

若非如此,想来我师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同意将《白虎神诀》传授给你。”

“原来如此。”

秦风一听,顿时明白了:“难怪洛长老当初传授给我《白虎神诀》的时候,竟然会那么亲切,我还一度怀疑他本来就是一个和善的人呢。”

“和善个鬼。”

李妙真毫不客气的拆自己师父的台:“我师父那人最是霸道不过,而且在他霸道的外表下,还藏着一颗狡诈的内心,只是旁人轻易难以察觉罢了。

你也就是咱们御兽宗自己人,而且他也打不过你师父,要不然,恐怕早就把你抢走了,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逼你拜师收你为徒,反正不把你的神通弄到手,他是不会罢休的。”

“这么凶?”

秦风有些咂舌。

“那当然。”

李妙真气咻咻的说道:“当年我在外门崭露头角,得白虎一脉的方长老看中,原本进入内门后是要拜在对方门下的,只是我师父在被太上长老责罚闭关的时候偷偷跑出去喝酒,回来的时候又正好看到了我,就把我抢了去逼我拜师,险些没把方长老气哭。”

“呃……内门长老还会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