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走后门(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5343 字 4个月前

“啪啪啪……”

公堂之上,两名衙役抡起手中黑红色的板子,狠狠的抽打在地上那人白皙的臀部上。

因为这种刑罚是需要脱衣受刑的,所以能够明显到看到那人的臀部随着板子落下,瞬间就泛起了红痕。

“啊……”

趴在地上的那个原本还颇为俊俏的少年,顿时张口呼痛。

不过衙役们仿若未闻,并没有因为地上之人口中叫喊有丝毫心软。

对于这等侮辱良家女子的采花淫贼,即便当堂打死了也是活该,是以他们非但没有减轻力道,反而还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狠狠的抽了下去。

所以,下方的那个淫贼顿时呲牙咧嘴,口中凄惨嚎叫不已。

一时间,菊花残,满腚伤,叫声传遍公堂,鲜血染红了身下衣裳。

但在公堂外看县老爷办案的一众百姓,却是个个叫好,还有几个汉子更是看的气血偾张,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恨不得亲自上场,给这可恶的淫贼来一个屁股开花,让他知道昆城男儿的雄壮。

唯有两个经常流连相公堂的男子在那里暗自摇头轻叹,惋惜不已。

看这受刑的淫贼臀部浑圆挺翘,遭此毒打实在可惜,应该把他送去相公堂子里,接受另外一种刑罚鞭挞,才能让他感受到来自心灵最深处的洗礼。

秦风也站在人群中,默默看着那个被打的哭爹喊娘的淫贼不作声。

这等祸害的死活他并不在意,他在这里只是在等自家老爹散衙一起回家而已。

他老爹秦龙,是昆城巡检司的巡检使,负责训练甲兵巡逻周边乡镇,逮捕盗匪,维持地方安稳,因为掌握着昆城最大的武装力量,所以在这县衙里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

等衙役打完了板子,县太爷吩咐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淫贼压入大牢,这才一拍惊堂木,宣布退堂。

坐在侧席陪审的秦龙起身,打算返回巡检司去处理一些公务,原本他并不需要做陪审官,只不过今天这个犯人是他亲手抓获的,所以也就顺便听一下审判结果。

“爹,爹……”

秦风踮起脚尖,举着手张口呼唤。

他才只有十四岁,正处于少年人变声期的阶段,这一高声呼喊,顿时就变得好像公鸭嗓一般,很快就引起了秦龙的注意。

秦龙抬头一看,不由笑了,起身出了公堂,来到儿子身旁,笑道:“风儿不在家里好好练功,来这里找爹爹作甚?”

他身高足有八尺开外,体型高大魁梧,健壮有力,再配上那一脸的络腮胡须,颇有几分豪迈气息。

“爹,我已经开启了灵窍,可以感应到天地灵气了。”

秦风显得很是兴奋。

奶奶的,转世重生十四载,总算将肉身修炼圆满,后天返先天,领悟了天地灵气的奇妙。

普通人修炼,除非是那些天资横溢之辈,又或者有家族势力支持,自幼以天材地宝贯通经脉,否则仅仅开启灵窍这一关,就足以难倒世间九成以上的凡人。

“当真?”

秦龙闻言,顿时大喜。

他眼中光芒一闪,顿时就发现儿子身外的天地灵气跟他隐隐相合,随着秦风运转修身法,果然有丝丝缕缕的灵气进入了他的体内。

“哈哈哈……”

秦龙见此,顿时满意的仰天大笑,伸出犹如熊掌一般的巴掌在儿子肩膀上狠狠地拍了两下,险些没将宝贝儿子给拍趴下。

“好好好,我儿当真是好样的,没有辜负为父的期望。”

秦龙满心欢喜:“如今你既然开通了灵窍,那等年底宗门大选的时候,爹爹一定会帮你争取到一个名额。”

“谢谢爹。”

秦风呲着牙,揉了揉被拍的生疼的肩膀,心中也忍不住升起几分向往。

如果能够进入宗门,他以后未必没有成仙之望。

秦龙显得很是高兴:“走,回家去,家主那里还有些灵丹妙药,我去给你讨要几颗过来。

家族里该给的好处,同样也不能少,待会我再带你去藏经阁挑选一门适合你修炼的法诀。

爹爹这些年也积攒了不少功勋,回头全都给你兑换成修炼资源,你这几个月就好好修炼,争取在年底之前,让修为再进一步。

如果能够达到炼气二层的地步,即便进入宗门,也不是从最底层开始,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能够让你省下不少修炼时间。”

“爹爹放心,孩儿一定努力修炼。”

秦风连连点头。

他之所以刚刚感应到灵气就来找自家老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自己现在虽然开了灵窍,可以吸收天地灵气,但若没有合适功法的话,修炼速度实在太慢。

至于以前所修的功法,那都是用来给普通凡人强身健体,贯通经脉开启灵窍用的法门,开通了灵窍之后,对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

原本他自己也能去藏经阁领取功法,但他不过是一个少年,又不是嫡系出身,还是让老爹带着他去更好一点,起码不会被那位跟他们这一系不太对付的三叔公,随便拿一本功法给糊弄了。

秦龙兴冲冲的拉着儿子,脚步飞快的向着家族走去。

他的道途基本上已经止步,自然就将满心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想让自己儿子能够加入宗门,走得更远。

昆城不大,人口不过数万,城池也就只有数里方圆,所以他们父子二人很快就走出了城池,朝着五里外的秦家府邸走去。

做为掌控昆城大半生计的三个家族之一,秦家的产业虽然遍布昆城,但他们家族的府邸却并不在城内,而是建在城外一处小山峰的灵脉上。

即便只是一处小型灵脉,但也足以成为秦家这等小家族的安身立命之地了。

秦家在昆城立足千年,经过这么多年的积累,府邸修建的也还算可以,足足占据了几十亩方圆,里面生活着秦家上百嫡系旁系的子弟。

当然,秦氏后裔肯定不止这么点,只不过这里是建立在灵脉上的祖宅,居住在这里的大都是开通了灵窍能够修行的族裔,剩下更多的普通族人,则是生活在不远处的秦家镇里。

“见过七爷!”

守门的两个汉子见到秦龙之后,连忙恭敬的招呼一声。

秦龙在他那一辈的修士当中排行第七,虽然是旁系出身,但他修为高深,是家族前三的厉害修士,并且还有着一个巡察使的身份,这些家丁可不敢得罪。

“嗯。”

秦龙淡淡的应了一声,毫不停留,带着秦风大步踏入府中,直奔家主所在的院落而去。

“家主,七爷来了,说有事求见。”

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俊俏丫鬟,来到一个头发花白正在玩豹的老者身边,轻声禀报。

此老正是秦家的家主秦观豹。

秦家主今年一百六十七岁,筑基六成的修为,在昆城地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筑基修士。

“让他进来吧。”

老家主半躺半靠的坐在逍遥椅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手掌依旧放在旁边的黑豹身上,轻轻地抚摸着黑豹光滑的皮毛,颇为享受这种跟黑豹一起相处的美好时光。

这是他的本命灵兽暗影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