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寒冰符箓(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3193 字 4个月前

厉天仇脸色如冰,身形如剑,行事作风也是雷厉风行,落地后目光一扫,没有看到秦龙的身影,顿时眉头一皱,问道:“你们秦大人呢?”

他的声音阴冷,仿佛森寒的剑气一般,让人听了心里发颤。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回厉大人,我家大人刚刚被县太爷叫去衙门问话了。”

这个年轻人同样姓秦,叫做秦阳,即是秦龙的副手,也是秦家的一位修士。

说起来这秦阳还是跟秦风同一辈的呢,修行天赋也不错,虽是旁系出身,但在秦风这一辈也算得上是最拔尖的那一个。

可惜他运气不好,年龄大了,没有赶上这一次家族遴选弟子送入宗门的机会。

秦家每二十年才会从家族里挑选两个资质优异的弟子拜入御兽宗,如果送的多了,不但对家族的发展不利,还会对家族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即便秦阳的修行天赋还算不错,却也只能在家族修行,为家族效力。

厉天仇听了秦阳的话,顿时脸色一沉。

他倒不是怪罪秦龙,而是觉得那县太爷有点多事,耽搁了他的时间。

不过他也没有发作,只是沉声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是谁发现了那邪修的踪迹?”

“回大人,是我堂弟。”

秦阳说着,就将秦风拉到身前,道:“这是我族中堂弟秦风,也是我家大人的儿子。”

他刻意将秦风的身份说出来,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厉天仇微微点头,看向秦风,问道:“你是怎么发现那个邪修的,详细说来。”

秦风被他目光一扫,心中升起几分寒意,只觉得此人目光如剑,竟然让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生出了轻微的刺痛感,不由大吃一惊。

没想到,这个郡城来的剑修,竟然厉害如斯。

当下他不敢怠慢,连忙将白天看到的事情重新又说了一遍。

厉天仇听了后,顿时眉头大皱:“赵惊雷,他来这里作甚?”

脸上虽然依旧冰冷如故,但他心中却在暗骂不已。

那赵家的纨绔子弟想要作死去别处啊,偏偏在自己过来办案的时候来昆城作甚。

难道说,郡城百花阁的姑娘已经不能吸引你赵大公子了不成?

不应该呀,听说百花阁那批西域异族女子刚来的时候,赵家的那位少爷可是一掷千金,豪爽的很,扬言要睡遍异族,这才几天啊,难道已经被掏空了?

他想起坊间关于这些纨绔子弟的一些流言,说是有几家的少爷年纪轻轻的就不行了,需要经常进补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药。

更有甚至,还暗中派人从百草阁购买了某些虎狼之药,以此来证明自己依旧威武雄壮,却不知,他们不行的消息就是从楼子里的那些姑娘口中传出的。

也不知道那几家的长辈要是知道了自家后辈这么早就被掏空了身子,会不会被气死。

厉天仇收回思绪,想起赵惊雷就让他心里烦闷不已。

其余几个赵家旁系庶子死了还没有什么,不过是几个没有多大潜力的普通族人而已,但那赵惊雷可是赵家老祖一脉的嫡系,如果也死在了这里,对他来说,也很麻烦。

秦家还好说,他们毕竟在昆城,跟赵家接触还不算太多。

但厉天仇不同,他还需要在郡城讨生活,还想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准备结成金丹呢。

如果赵家因为赵惊雷的死而为难自己的话,他可就麻烦了。

做为铁岭郡城出身的散修,能够找到一个体面而且还能源源不断获得修炼资源的差事可不容易,一旦被赵家打压,他很有可能丢了郡府的差事,变成一个真正流浪修行的散修。

不过,厉天仇同时也有些不解:“那邪修虽然歹毒,但明知赵惊雷乃是铁岭赵家子弟,怎么还敢对他出手,得了失心疯不成?”

秦风想了想,说道:“也许是因为听到赵公子说他家老祖已经闭关的消息后,才做出的决定。”

此言一出,厉天仇的脸色顿时有些绷不住了,低声咒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