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鬼槐拦路(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3577 字 4个月前

“咦?”

秦风有些诧异,没想到竟然还能翻腾出这么一件东西。

莫非是什么法器?

他心中有些激动起来。

做为一个刚踏入修行的新手,他对修炼界的一切事物都感到非常好奇。

刚才父亲给了他一个低级储物袋就让他欣喜不已,如果能再得到一件法器的话,绝对会让他更加惊喜。

当然,如果这个铜壶是灵器的话,那就赚大了。

毕竟整个秦家也没有几件灵器。

家族里虽然也有几个筑基修士,但秦家乃是御兽宗的附庸,从老家主到他父亲,都是以灵兽做为最强手段,对于灵器,有固然好,没有的话,也不会强求。

因为他们将大半的精力都放在了培养灵兽上,当然没有多余的资源去换取灵器。

整个秦家,经过上千年的积攒,也才传承下来三五件灵器而已。

秦风怀着激动的心情,伸手捡起了那个造型古朴的铜壶,仔细打量了几眼,顿时有些失望。

这个铜壶虽然造型特异,上面还刻画着很多奇异妖兽图案,但整个壶身却没有丝毫灵光,甚至还有些残破。

因为,壶身上有几道细微裂痕,看这模样,即便原本是一件灵器,现在恐怕也不能使用了。

只是他心里终究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就试探着将体内灵力输入铜壶,说不定这铜壶还拥有几分威能呢?

结果他那点灵力输入进去,犹如泥牛入海,根本就没有激起丝毫反应。

秦风有些不甘心的又将神识探入壶内,却只感觉黑洞洞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不过,他也因此察觉到这件铜壶有些不一般,若是普通东西,肯定不会给他这种感觉,而今自己的神识探入其中,却仿佛进入一片漆黑死寂的空间,摸不着边际。

算了,先收起来,等回去以后再说吧。

秦风翻手将铜壶收入储物袋中,又开始愉快的在混乱的祭坛废墟中翻找起来,前前后后倒也被他找到了十几块各种蕴含阴煞的灵材。

这让他很是高兴,毕竟这些都是可以换成灵石的好东西。

此时,远处已经没有了打斗声。

秦风秦阳两人有些紧张。

虽说厉天仇占据上风,在强势追杀那黑袍邪修,但斗法之事最为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反转。

说不定那邪修还有什么保命的手段,万一反杀了厉天仇,他们可就危险了。

好在,秦龙很快就道:“莫要担心,是厉天仇赢了。”

他毕竟是筑基修士,而且身上又不是只有碧目灵蛇这一只灵兽,只不过其他的灵兽都不到筑基期,也就没有放出来参与战斗。

先前厉天仇二人越斗越远,秦龙担心出了意外不能及时逃离,所以他又放出了另外一只灵兽云雀,让云雀代替他去监视两人的战斗。

虽然这只云雀只有炼气初期的实力,但飞行速度极快,正适合用来探查战况。

秦风两人听到这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过片刻,厉天仇的身影就从远处飞来。

只不过他也不是完好无损,脸色苍白如雪,身上还有着两处伤痕,显然那邪修临死反扑也不好对付。

不过,他的眼神中却没有丝毫忧虑,反而带着几分喜意。

因为斩杀了那邪修后,他不但得了对方身上的宝物,还救下了赵惊雷等人,回到郡城以后,肯定还会获得其他好处。

“恭喜厉大人,斩杀了那害人的邪修。”

秦龙向厉天仇一拱手:“秦某就替昆城惨被邪修害死的女子谢谢厉大人了。”

“秦兄不用客气。”

厉天仇轻轻咳嗽了两声,显然他的内腑经脉也受创不轻,否则不会这个样子。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况且斩杀此獠,原本就是我来昆城的任务。”

说着,他走到近前,蹲下身子探查了赵惊雷一番,不由眉头一皱,看向秦龙。

秦龙摇头说道:“若是被妖兽所伤,我还能救治,但这等阴鬼之物,我并不精通。”

厉天仇无奈了。

他是剑修,让他杀人没有问题,可让他救人,那就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而且赵惊雷等人体内的阴煞鬼物虽然被秦龙以法术临时镇压,但这并非长久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