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摧枯拉朽(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4898 字 4个月前

说话间,太乙山的剑修已经出手,剑气如虹,横斩虚空,向一个飞身逃离的修士杀去。

那修士心中暗暗叫苦,原本只是察觉到这边动静极大,这才过来看看出了什么事情,结果没想到这些太乙山的弟子如此霸道,这才刚刚过来还没看几眼,就要斩杀了自己,当真是没处说理去。

几个原本躲在暗处偷看的修士想要逃走,但他们飞遁的速度不如太乙山的剑修,所以没多长时间就被追上,一场厮杀就此展开。

被追杀的修士即便战力不如太乙山的剑修,但也有着筑基境的实力,当然不会引颈就戮,纷纷御使灵器抵挡,边打边退,试图寻找一线逃离的生机。

而那个一剑斩杀了李妙真传讯灵鸟的剑修,此时同样也已经来到了李妙真身前,一剑向她杀去。

“死吧!”

此人修为高深,性情阴狠,出手无情,飞剑纵横虚空,斩出一道数丈长的剑气,向李妙真身上劈去。

“就凭你?”

李妙真不屑的撇撇嘴,随手一掌拍出,砰地一声,将那道剑气拍散。

那中年剑修脸色一变,万万没想到李妙真的实力竟然这般强横,仅仅只是一击,就能打碎自己的剑气。

他手中剑诀变动,飞剑挥舞,洒下如雨剑芒,刺向李妙真全身各处。

“砰!”

一声轻响,李妙真脚下用力一踏,顿时就将落脚的那块大青石踩出了几道裂痕。

而她的身形却带着猛烈的风声,如同一头下山的雌虎一般,凶猛的扑向那中年剑修,还没等来到近前,她就一爪抓出。

顿时就见一个硕大的虎爪虚影从她手中浮现,不但打碎了她身前所有剑芒,随后威势不减,抓向那中年剑修的身体。

就听哧啦一声,中年剑修身上法袍被抓破,身上出现了几道血痕。

此人脸色狂变,这才知道李妙真的厉害。

原本还以为自己苦修剑道多年,不弱于同级中的任何人,直到现在才发现还有很大的不足,以自己的修为竟然都会直接落入下风,难怪曾经有多位同门先后折在了此女手中了。

他不敢再自大,连忙向其余太乙弟子喝道:“此女厉害,速来助我。”

陈不弃也道:“留下几个护着我不被人打扰就行,其余人都去帮忙。

卓非凡,你也去,李妙真是御兽宗白虎一脉的真传弟子,杀了她可是大功一件。”

卓非凡脸上肌肉抽了抽。

开什么玩笑?

李妙真可是御兽宗白虎一脉当代的真传弟子,在年青一代中绝对是最让人不想招惹的存在,修行以来战斗无数,自家太乙山就有不少弟子用性命成就了她的凶名。

即便他卓非凡再是如何自命不凡,也不认为仅凭自己晋级筑基不久的修为,就能是李妙真的对手。

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来的时候宗门长辈已经下了命令,这一趟任务以陈不弃为主,即便他心里再如何不满,此时也不好跟陈不弃翻脸,不然就是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到时候一旦出了意外,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十余人分成了两批,原本就跟陈不弃交好的四个弟子护在他的身旁。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纷纷飞身而起,或者向李妙真杀去,或者想其余几个正在战斗的剑修那里飞去。

只要解决了那些修士,他们就会多出几个同门用来围攻李妙真。

说实在的,这些人也没想到御兽宗竟然舍得放李妙真进入天渊秘境。

要知道这处秘境虽然难得,但对宗门的真传弟子来说,这里所能获得的机缘其实也不算太多,以真传弟子的身份,无论是宝物还是修炼资源,宗门都不会少了他们。

一般时候各大宗门也不会舍得让自家真传弟子进入这样的秘境当中,不然一旦被对头宗门发现,说不定就会纠结一批人手给围杀在里面,那损失可就大了。

不过,他们一想到李妙真的师父是谁,也就释然了。

那位凶名赫赫的白虎殿主,好像从来都不怕自己的弟子会战死,反而会尽可能多的给她找一些战斗的机会。

而李妙真似乎也很好的继承了她师父喜欢战斗的性格,从来都不怯战,没事的时候还会去挑战其他几家的弟子,更何况现在还是送上门来的战斗。

面对围上来的这几个剑修,李妙真果然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豪爽的哈哈一笑:“一群土鸡瓦狗,也敢与我战斗,今天老子就再杀你们太乙山几个剑修。”

“妖女,还敢猖狂,死来。”

几个修士远远祭起飞剑,向李妙真刺去。

李妙真眼中闪过一抹兴奋,哈哈一笑,竟然主动向那几个修士扑去。

另一边,秦风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妙真跟几个剑修的战斗,正在心中暗叹李妙真的勇猛,突然感觉心中一寒,后方有人偷袭他。

秦风来不及转身,猛然向前一窜,离开了藏身之地。

噗嗤一声,一把飞剑刺穿了他藏身的大树,转了一圈落回后方一个太乙剑修的手中。

“嘿嘿,小子,胆子倒是不小,不趁着我追杀其他人的时候逃跑,竟然还敢躲在这里,怎么,你觉得你一个炼气境修士的敛息之术还能瞒得过我不成?”

那修士冷笑几声,看向秦风。

秦风这才明白,恐怕自己刚一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落入了对方眼中,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来杀自己,只是因为对方没有把自己炼气境的修为放在眼里,等斩杀了那几个潜藏的筑基修士后,再来杀了自己也不迟。

“跟着小子废话作甚,赶紧杀了他,去韩师兄那边帮忙。”

不远处,另外一个太乙剑修喝道:“万万不能让李妙真活着离开这里,不然说不定他就会带人来这里坏了我们的大事。”

“师兄放心,我这就杀了他。”

那剑修连忙御剑向秦风斩去。

在他看来,以自己的实力,斩杀区区一个炼气境的修士,还不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