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暗焰魔神(1 / 2)

御兽诸天 箫酒 4643 字 3个月前

秦风展露出了真传弟子应有的能力,以强横的战力连败数位灵蛇一脉的天才弟子,彻底奠定了他年轻一代实力最强的几个弟子之一。

之所以的之一,而不是唯一,那是因为他入门时间还短,不可能斗得过李妙真那几个已经成为真传十余年的弟子。

不过即便如此,也足以让他成为灵蛇一脉最受追捧的少年天才,每次当他出现在众弟子当中,都会受到不少人的拥戴,甚至已经有不少自持有几分姿色的女弟子向他暗送秋波了。

那些男弟子也只是觉得他无论潜力还是战力都非常强大,又有灵蛇一脉的大长老做为依靠,只是想要跟他结交一些而已。

但不少的女弟子却觉得这位秦师弟年纪轻轻,实力就已经如此强横,长相虽然不像朱雀一脉的孔玄那般让人感到惊艳,但也颇有几分英俊,完全就是最佳道侣的人选。

甚至很多女弟子都觉得相比于孔玄,秦风更加合适做道侣,不然整天面对孔玄那样比女子还漂亮的家伙,会让她们感到自卑。

秦风就不同了,他不像孔玄那么漂亮,却能让她们感受到自己身为女子,还是有很多值得骄傲的地方。

而且自从秦风修炼《青龙深究》这项炼体功法后,他身上就多了不少阳刚之气,比孔玄那种阴柔美更加吸引女子的青睐。

更关键的是一旦成为秦风的道侣,也就相当于有一个强有力的靠山,而且以后说不定也有机会成为宗主夫人呢。

就算成不了宗主夫人,长老夫人的名头也不算差,她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所以,每次秦风出现在众人面前一起操演战阵的时候,就会有一群的莺莺燕燕围在身边。

更有甚者,在他离开众人回去修炼的时候,还会又女弟子经常前来拜访。

为此,秦风没少受到师姐柳玄灵的嘲笑,让他在尴尬之余,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倒不是这些女弟子不漂亮,而是他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每日里能够从修炼之余抽出这么多时间跟同门打交道,操演战阵,对他来说已经非常难得了。

如果不是师父的命令,他更愿意将这些时间用在参悟道法上,或者用在翻看道书上也不错啊。

他觉得自从成为真传弟子后,自己的时间总是不够用,需要修炼的东西太多了,结果就导致他最近好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摸过几次道书。

秦风为了安心修炼,直接回绝了所有女弟子的邀请。

他才没有功夫陪这些女孩子去踏青,也没时间陪这些漂亮的小姐姐去洞天深处寻幽探秘。

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更多的心思用在修炼上,也应该将长生大道当做自己最重要的目标去努力,否则一旦分心耽搁了道途,到时候恐怕就要追悔莫及了。

秦风并非绝情绝性之人,御兽宗传承的功法走的也不是无情道,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有时候看到漂亮的女修他也会有些心动。

但也只是心动而已,在没有修成长生大道前,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有什么行动。

为此,有不少同门女弟子看他的眼神都是有些幽怨的,但秦风假装没看见。

他只有一个人,就算真的想要寻找道侣,也不可能同时应付这么多女弟子。

既然这些女弟子早晚都会伤心,那还不如现在就让她们对自己死心,免得给了她们几分希望就又来纠缠自己。

秦风认为,相比起来还是薛宝珠那样的女弟子更好一些。

不是说她那比自己三个还要大的圆润身材有多好,而是她一心向道,追求强大,跟秦风见面的时候从来都不会谈及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

所以他在驻地每次碰到薛宝珠的时候,都会有说有笑,跟她走的还算比较近。

这一度让不少女弟子怀疑秦风的眼光是不是出了问题。

放着她们这些漂亮的女修不来勾搭,居然跟薛宝珠那个只能用雄壮来形容的女子那般亲密,难道这一代的真传弟子还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不喜欢娇娇弱弱的女修士,反而喜欢那种肩宽体胖膀大腰圆类型的去碾压他?

不过这种谣言很快就自动消散了,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秦风现在根本就没有寻找道侣的打算,跟薛宝珠在一起可没有丝毫男女之情,只是单纯的同门友谊罢了。

当柳无相将这种谣言传到了秦风的耳朵里时,他心里虽然有些郁闷,但很快也就置之不理。

不过是几个女弟子的八卦之言,用不着往心里去。

他在修炼之余,偶尔也会去找李妙真,向她请教白虎一脉的一些修炼窍门。

虽然其中真传法门不能传他,但普通法术,或者仅仅只是功法的一些理念或者技巧,还是可以告诉秦风的。

几次交谈下来,也让秦风有了不小的收获。

他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也许只要寻找道一点契机,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将吞金嚼铁所炼化的金气融入青龙道体中。

只是那一点契机到底是什么,他却不知道。

…………

昏暗的天空下,一处庞大、宏伟、华丽的宫殿中,有几道身影端坐其中。

正上方端坐着一个强大的存在。

他长相怪异,头生七角,背生骨刺,通体生满了细密的鳞片,大口中獠牙外露,眼睛里更是透露着择人而噬的暴戾。

在他下方,大殿两旁坐着的那几道身影,有的跟他长相类似,有的背生双翼,有的身形胖大如山,有的甚至就不是人形。

此时,上方那个存在眉头紧皱,目光无意识的四下里巡视着什么。

但他其实并没有将所看到的任何东西放在心里,之所以这么做,也只是在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

自从一年多前他的一缕分魂被人禁锢,并且顺着分魂与他之间的联系寻找到了自己的所在之地后,他的心里偶尔就会浮现这种莫名不安的情绪。

尤其是最近这几个月,他的这种情绪愈发强烈的起来。

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的那一缕分魂落在了精通诅咒的邪恶存在手中?

要不然,怎么会让自己感到如此的不安。

可是他并没有感受到丝毫被人诅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