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1 / 2)

隋末我为王 吴老狼 4028 字 2个月前

确实是裴翠云,在一大群腰粗膀圆的郑军将士簇拥?,本来就已经消瘦了许多的裴翠云显得更加瘦弱,麻绳下的单薄囚衣陈旧还有些肮脏,头发凌乱,丝丝披散在瘦削的脸颊上,将裴翠云失神的脸庞衬托得益发楚楚可怜,凄惨无助。

还是当陈丧良那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城外远处,裴翠云茫然空洞的双眼中才涌出一丝神采,另一旁的王世充和王世恽父子等人却是一起脸现狞笑,老王家最恨陈丧良的王仁则还迫不及待大喊道:“唐王殿下,看到没有?你的女人,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裴翠云!就在这里!”

远远看到曾经与自己山盟海誓的裴翠云,陈丧良很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仔细看清情人现在的情况,但是没有人阻拦,陈丧良就已经十分冷静的勒马站在了城头弓箭射程之外,大声喊道:“翠云!”

裴翠云的眼中再度闪过光芒,嘴唇微动,但眼中光泽又很快消失,还把脑袋垂得更低,另一边,王世充微笑着大声喊道:“贤婿,快过来仔细看看她吧,岳父我不会让人放箭,快来看清楚她现在的模样吧,她就是你的情人裴翠云!老夫知道,八年前,她只差一点就成为你的正妻,只是因为各种阴错阳差,你们始终没能走在一起!但你们一直互相倾心,她不但救给你的命,还不顾身份自愿为你做妾,对你情深意重!你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快过来看看她吧!”

陈丧良没有上当,也知道自己一旦上前,以王世充的阴险狡诈,肯定会下令暗藏的神射手放箭狙杀自己,让自己躺倒在胜利前的最后一刻!陈应良只是用马鞭指住了王世充,大喝问道:“老匹夫,废话少说!你把她押上来,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老夫想和你做一笔交易!”王世充笑得十分开心,大声说道:“你只要让你的人停止开路,解除包围,让老夫率军离开!那么老夫不但把洛阳让给你,离开了河南郡后,老夫还会双手把裴翠云完好无缺的奉还给你,让你们好事成双,有情人终成眷属!”

“做梦!”陈丧良断然拒绝,大吼道:“交出翠云,放下武器开城投降,本王赦你不死!这是本王对你的最大让步!”

“贤婿,别那么固执嘛!”王世充笑笑,大声说道:“老夫的条件已经很有诚意了,你不是最怕打攻坚战吗?老夫把洛阳皇城和宫城一起交给你!你不是很喜欢这个裴翠云吗?老夫把她完好无损还给你,你还要怎么样?你如果还想要皇城里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我们翁婿也可以商量,你又何必一定要固执?仔细想想吧,老夫的贤婿!”

“如果你固执到底,那么……!”

王仁则突然一把揪住了裴翠云的头发,把裴翠云拖到了自己的身旁,狰狞大笑说道:“那么堂妹夫,不好意思了!我早想尝尝她的味道,我要当着你的面尝她的味道,然后还要让我的麾下勇士都尝她的味道!堂妹夫,你仔细想一想吧!”

城下隋军将士响起愤怒吼叫,王仁则和许多郑军士兵在城头上放声淫笑,陈丧良却是默默无语,脸上毫无表情。又过了片刻,王世充又大声喊道:“贤婿,考虑清楚没有?老夫离开洛阳时,把宫城里的一半财宝布匹留给你,这么优厚的条件,够了吧?”

场面重新安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在等待陈丧良的答案,陈丧良也终于开口,大声说道:“翠云,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相识,是在大业九年的十月初十,至今已经快要八年了,在这八年里,我们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天下也发生了很多事,群贼并起,战火烽烟,无数生灵饱受战火荼毒,上百万上千万的男女老少无辜惨死!这八年来,我也带着麾下将士四处奔走,南到淮河,北到沙漠,东到大海之滨,西到天山玉门,辗转数万里,大小上千战!无数的将士抛头颅,洒热血,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大声说到这里,陈丧良流下了眼泪,哽咽着大声说道:“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我麾下的将士为什么要这么辛苦?为什么要这么牺牲?我?他们是为了结束这个乱世,让他们和全天下的无辜百姓,重新过上太平安定的好日子!征战八年,到了今天,平定这个乱世,我们终于是看到一线曙光了!”

“翠云!我知道,我只要答应王世充这个老匹夫的条件,你就可以回来!”

说到这,陈丧良已然是泣不成声,哭泣着大喊道:“可我如果答应了他的条件,将士们八年来的辛苦和牺牲,就会付诸东流,汗白流,血白流!白白牺牲,无数的父母妻儿,就会白白失去他们的亲人,他们家里的顶梁柱!这个人命如猪狗的乱世,也不知道还有多久才会结束,几十万几百万的百姓,也会继续无辜遭受战火之灾,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过上太平日子!所以……,所以……。”

哭喊到这,陈丧良已经再也无法喊出声音,陈丧良身边的隋军将士个个泣不成声,城墙上的裴翠云也已经是泪流满面,眼泪成行,点点滴滴打到囚衣上。揪着裴翠云头发的王仁则却是笑得没心没肺,大声说道:“感人!说得真感人!堂妹夫,这么说来,我现在可以就尝尝你女人的味道了!”

说着,王仁则还把裴翠云揪到自己面前,伸嘴就在裴翠云的脸上乱亲,可就在这时候,裴翠云却抓住机会稍一偏头,突然重重一口咬在了王仁则的咽喉上,还是使出了全身力气狠咬!王仁则大惊赶紧拉扯推搡,想把裴翠云推开,可是裴翠云的牙齿却象是在他的咽喉上生了根一样,无论如何都挣扯不脱,鲜血,也迅速从裴翠云的嘴角处涌出…………

旁边的郑军士兵也赶紧过来帮忙拉扯,但即便是裴翠云拉得双脚离地,还是同样扯不开裴翠云咬在王仁则咽喉上的牙齿,王仁则也眼睛迅速翻白,一旁的王世恽一看儿子快要不行,无可奈何下只能拔刀在手,大吼一声,重重一刀劈下,把裴翠云齐腰斩成了两截,然后才裴翠云失血脱力的机会,把裴翠云的牙齿从王仁则的咽喉上扯了下来。然而牙齿离开咽喉后,王仁则还是颈间血如泉涌,双眼再也无法合拢,渐渐失去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