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鱼鳞军势显神威(1 / 2)

至隐圣仙 杂谈小生 3617 字 8个月前

平地忽起千百阵,一抹硝烟战四起!

披衫人眼中出现朦胧之感,此时的方易并非一人在这战斗,在其身后有着万千的将士为其助阵,这让已经没有了清明的披衫人在内心不由得开始恐惧。

“杀!杀!杀!越界者!杀!”方易身后的无数虚影还是凝实,出现六大方阵,而方易真如将军背负明月,双手扶剑,冷峻的目光看着还在颤抖的披衫人。

“呵呵!呵呵!神剑!神剑!那是神剑!不知你从何得来,但真的是神剑!本座在这湿生界枯坐多年,为的就是得到一把称心如意的神兵,奈何一只无果,没想到今日误打误撞在此相遇,不枉本座枯寂盘坐,孤等万年!哈哈哈!”披衫人神志不清,满口乱语的说着胡话,神态变得更加痴傻,嘴角流出口水,若是普通人看到怕是早就望而逃之。

方易回头看着身后的将士,一个个金甲披风,手握刀枪剑戟,神态肃穆!从众人身上散发出无边杀气,当真军人本色!

“这!”方易见到这一位位将士境界可谓是良莠不齐,有的方易无法探知,有的却是初窥门径,在这军队之中略显弱小。

“遂良关!也是朕江山之中的关卡之一,当初萧战将军也是再次浴血奋战,带领着这千万将士杀敌无数,横尸遍野,为朕守住了国门!”商帝向方易诉说这遂良关的过往,过往之情油然而生,那种怀恋、尊敬、惋惜等复杂的情绪出现在了商帝脸上。

看着身后的将士方易不知为何安心不少,不再惧怕那疯魔的披衫人,好似被众人簇拥,保护其中,这披衫人才变成了那瀚海中的一叶扁舟。

“怎样!你我之间并无生死之怨,就此退去我既往不咎!”方易转过身来,向着远处的披衫人说道,话语中也是略显无奈。

在方易心中也是纠结万分,这人作风有问题,就此放过怕是今后还不知有多少人惨遭毒手,但是又不想平白无故将这人毙于剑下。

从这披衫人的表情看来,应该也是苦命之人,那种疯魔的状态也非他所愿,背后应是有贼人作祟,使其神明蒙蔽,陷入蒙昧,浑浑噩噩遭此大劫!

披衫人听着方易的话语,不但没有正面回到,反而兴奋的说道:“今日得见一绝世神剑,本座怎么可能放过,你想将本座万年来的攒下来的机缘,通过一句和解就此放下?”

方易听着披衫人这磕磕绊绊的话语,猜到这披衫人不会就此放下执念,而是对方易发起最后的攻击,为的就是方易手中的这把凌神长剑。

“告诉你!不可能!”说着,披衫人看似疯魔,但是行动起来一点都不含糊。

只见披衫人大步一踏,聚气凝神,双拳紧握平于两肋,贪欲之气再度大盛!一道蓝光直冲天际!

与此同时远在百里之外的三层浮屠,原本寂静的状态突然开始抖动,并且一道浓郁的贪欲之气形成的光柱冲向天际,与那百里之外披衫人的贪欲之气交辉相应。

少时之后,两道蓝光好似达成共识,在上空交融,一口气灌入披衫人的体内,此时的披衫人气势再盛,那贪欲之气好似有着吞噬天地的威能,贪婪的获取着湿生界莫名的气息,壮大己身!

“哈哈哈!得见神剑,怎可轻易放过!不过这废物果然是废物,即使本座用为其灌顶也无法容纳本座的心意之气!”这时候披衫人的痴傻面容恢复正常,不过披衫人的话语却不再像披衫人的所能说出的话语,好似换了另一个人一般!

“这时!夺舍!”商帝见多识广,看透其术,向方易说道。

“这就是夺舍吗?”方易看着远处的披衫人有些称奇道,第一次见到以这种其术,多其心志,舍其自身!

“不是一般的夺舍!应该是用强硬的意志入替其身,这人算是废了!”商帝话语有些悲哀道。

方易听此也不由得心生怜悯之心,这披衫人作风狠辣,但还是有着心智的人,现在却被不知何人夺去肉身,借其身,成他事!可悲!可叹!

“杀气!有趣!那把神剑应该是某位绝世将军的随身武器吧!能到达这种境地,看来那位将军的武器至少攻入过其他世界!”披衫人紧了紧手腕,捏着下巴看着方易说道。

在方易看来,此时的披衫人镇定自若,好像看不上这凌神长剑在方易手中所发挥的作用。

“这柄神剑在你手中有些暴殄天物了,只不过是苦难境借助地势发挥实力,若是在本座手中这湿生界怕是尽在吾手!哈哈哈!”披衫人面色激动,心生妄想道。

“看你这贪欲之心,怕是统御万界也无法填满了!”方易手握凌神长剑,身后将士整备待发,准备着最后的决战!

“本座别说统御万界,就是天界地冥也尽在掌握!留下吧!”不由分说,披衫人气势再盛,与那万千军势相抗衡,在这遂良关的天地之间势如水火。

“嘭!”披衫人脚下巨震,大地颤动,爆发出惊人力量,向着方易袭来。

方易见状举起凌神长剑,来不及多做思考,万千将士便齐头并进,将方易保护在身后,大地随着将士的脚步,开始共振,阵阵不息!

“你可以尝试着用一下军势阵法!这遂良关将士别看实力良莠不齐,但是精通攻伐阵法,在这滚滚沙场能够出奇制胜也多亏了这军势阵法!”商帝向方易提议道。

于此同时那披衫人已经与万千将士相遇,拳脚之间厮杀无数,贪欲之气更是源源不断的为披衫人提供力量。

“杀气还是有些麻烦!”披衫人自语道。

“杀气?不是煞气吗?”方易有些不解道。

“杀气!煞气!有所不同,只是同音不同字,这杀气乃是将士所产生,虽说心意但并未成气,在于势众,那披衫人的贪欲之气无法纳为己用!”商帝向方易解释道,若是不然在这滔天的气势之下,披衫人凭借贪欲之气可谓是无敌于世。

“原来如此!”方易看似冷静的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