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猫鼠游戏(1 / 2)

李恒武是的次子,的孙子。

然而,却成了人家的新娘

张益达干咳两声,“那什么,祝他们百年好合啊早生身体健康”

“哎”

李恒博叹了一口气,“你快别调侃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张益达对此表示理解,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结,笑呵呵道:“就冲咱们这关系,数字银行牌照你们李家得给我两张吧”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要两张”

电话里传来李恒博尖锐的声音。

张益达砸吧砸吧嘴巴,怎么感觉李恒博也有点娘化了啊

可别是被他堂哥传染了,以后要离他们这些危险人物远点。

“锐向、益民网金、益民财富、益民贷、睿信,这就5家公司了,一家公司一张不过分吧”

李恒博被整笑了,“大哥,除了锐向,其他四家公司跟我们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张益达暗道一声失策,早知道该把淡马锡完绑上战车的。

“那这样吧,看朋友面子上,除了锐向,其他四家公司组成财团申请,你们给我批一张数字批发银行牌照。”

李恒博苦笑一声,“你真以为新加坡是我们李家的啊我们那姑姑在媒体上发声,强烈反对李家第三代接班。”

张益达知道李恒博说的“姑姑”是谁,是的小女儿。

也是个奇女子,60多岁的人了,一生未婚。

而且非常认可自己客家人的身份,父子却故意撇开和中国的血脉关联,从不回乡祭祖。

而亚洲一些中国血统的政治人物,在必要的情况下,都会到中国寻根祭祖,或者是承认自己的中国血统。

例如弯弯的连战、蒋孝严、吕秀莲;菲律宾的科拉桑、阿基诺、杜尔特;泰国的川吕派、他信、英拉;韩国的卢泰愚、卢武铉;

马来西亚前首相阿都拉,也和琼岛的马来亲戚保持联系;

即便是杀人如麻的印尼总统苏哈托,在大病之前也曾经悄悄到福州地区参观他的祖籍地兴化。

“两张牌照都不行要不这样吧,混合一些你们本土的企业,我们联合起来申请两张总行了吧”

李恒博感觉还是有点棘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的,他们也不敢太过偏心。

“这样,我请示一下晶姨。”

张益达立刻意识到对方说的“晶姨”应该是淡马锡的ceo何晶,同时也是新加坡的第一夫人,相当有能量。

“好好,就拜托给你了,我的底线就是锐向控股一家数字银行,益民系4家公司控股一家数字批发银行。”

李恒博觉得张益达还是太贪心了,笑着说:“我这么给你说吧,grab作为总部坐落在新加坡的东南亚第一大互联网集团,他们肯定有一张,sea也能拿一张。

蚂蟥金服再拿一张,锐向再拿一张,再给一张给本土财团。

五张牌照这就瓜分完了,哪还有多的。

反正后面还要开放,你要不先拿一张,第二张等第二期开放吧”

张益达觉得这方案也还行,不过嘴上还是叮嘱李恒博要对这事上心一点,承他一个人情。

“待收下降得怎么样了”

张益达把樊红阳和方雨涵单独留了下来,关心起了两家公司现在的头等大事。

樊红阳有些惭愧的说道:“对不起,张总,公司真的已经尽最大努力了,目前还有650亿待收。”

“我们距离既定目标也差一些,还有220亿待收。”

方雨涵叹了口气,“除了这些问题外,还有一些新的问题。”

“什么问题”张益达追问。

“逃废债”

樊红阳目光严肃,“因为现在p2p连环暴雷,国家也在清退。

所以很多借款人,错误的以为,借了p2p的钱不用还。

因为既不上征信,平台垮了,也没人来催债。

这钱,借到就等于赚到。”

方雨涵点头,“是的,这种人还不少。还有甚者,组织了“反催收联盟”群。

在群里,一群撸贷老哥互相安慰,互相鼓励,甚至还互相分享对抗讨债的经验。”

樊红阳拿出手机,打开一张张图片,递给张益达,说:“张总,你看看吧,现在就是这么的猖獗,情况很不容乐观啊”

张益达接过一看,都是一些qq群、微信群聊天截图,内容讲的都是各种反催收策略、招数。

“你怕催收,你知道催收怕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