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调查清楚(1 / 2)

“陆卿年,看我!”夏忆安突然大声道。

陆卿年下意识去看她,突然,他的面前,多出了一块怀表。

那块怀表慢慢地左右摇晃着。

陆卿年原本清明的眼睛陡然呆滞,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面前的怀表,随着怀表眼神摆动着。

夏忆安的声线缓缓,像是慢放一样,一字一句地道,“你是陆卿年。”

陆卿年机械地回复道,“我是陆卿年。”

“夏忆安是你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

“夏忆安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

“夏忆安怀的孩子是你的,被顾子悦撞流产了,绝对不可原谅!”

陆卿年将夏忆安所说的话一一重复。

眼见已经大功告成,夏忆安飞快地收回了怀表,冲着陆卿年甜甜地唤了一句,“卿年,你怎么样了?”

陆卿年回神,看见夏忆安,满是惊喜地道,“果果,你怎么来了?”

夏忆安试探性地道,“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陆卿年闻言,诧异地道,“你不是刚刚进来让我喝鸡汤吗?”

夏忆安松了口气。

陆卿年将夏忆安一把拉近怀里,宠溺地道,“傻丫头,我伤的是手臂,又不是脑子,怎么可能会忘记。”

“卿年,我真的好担心你啊,以后都不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了好不好,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那我怎么办?”夏忆安一脸难过地道。

陆卿年将夏忆安抱紧,在她额头亲了亲,笑着道,“傻妞,净瞎担心。”

两人甜甜蜜蜜地腻歪着,一直到晚上周亦白跟江年过来看望的时候,周亦白表情明显一震。

夏忆安有些娇羞地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地喊道,“叔叔,阿姨,你们来了。”

江年并不知道内情,瞧见夏忆安点点头,“果果来了,照顾卿年很辛苦吧?”

夏忆安连忙摇头,“不辛苦的阿姨,我愿意照顾卿年,多久都行。”

陆卿年也跟着笑道,“妈,果果是我女朋友,照顾我不是应该的吗,你跟爸有事就去忙,不用在意我们这边。”

江年嗔怪地道,“果果也有自己的工作,哪能随时陪着你。”

“我手的伤不严重,今天就可以出院。”陆卿年道。

“爸,妈,我想跟你们商量点事情。”陆卿年说着,牵起夏忆安的手,脸上带着笑,“我跟果果商量过了,我们两个人年纪都不小了,我们打算结婚了。”

“真的啊?那好啊,你们两个确实也应该结婚了。”江年笑着道。

周亦白闻言蹙眉,“结婚,你真考虑好了?这可不是儿戏。”

陆卿年奇怪地看向周亦白,“爸,你这是怎么了,您儿子结婚您不高兴?我都看了你跟我妈这么多年的狗粮了,现在让你吃一点你都不愿意?”

“我是觉得太突然了。”周亦白顿了顿道。

确实是意外,明明听他之前的意思是不打算跟夏忆安在一起,怎么突然间又打算结婚了?

但周亦白也不好当着夏忆安问这个问题,只能沉默着,但脸色不太好就是了。

大致聊了之后,江年跟周亦白出了医院,到底还是强行将陆卿年多留了一晚。

回到车上,江年感慨道,“咱们家小卿要结婚了,这一晃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很快你就要做爷爷了,高兴吧?”

周亦白却是蹙紧眉头,“我觉得夏忆安并不适合我们小卿。”

江年忍不住笑话他,“人家都好这么多年了,你现在来说不适合,人家都是舍不得女儿,难不成你还是舍不得儿子?又不是嫁出去,以后家里多个人不是挺好吗?”

周亦白皱着眉头,没再说话,改天他得找卿年谈谈,夏忆安这样的人品,真的不值得原谅。

“卿年,你还记得顾子悦吗?”病房里,周亦白夫妻走后,夏忆安靠在陆卿年的怀里问道。

“记得,她是害死我们孩子的凶手!”提到顾子悦这个名字,陆卿年神色阴郁,显然是厌恶至极。

“是啊,她是凶手,可是因为她的父母,她就算是进了监狱之后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惩罚,前天晚上甚至还说通了周叔叔在这里看顾了你一晚上。”夏忆安抿唇道,语气中带着醋意。

陆卿年闻言,慢慢地陷入深思,响起了那晚上顾子悦的表白,脸色阴沉一片,“她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夏忆安问道。